摘要然而《楚乔传》的“抄袭门”事件,真正深度牵涉到的,其实是即将赴港上市,并且已经披露招股书的阅文集团

   “两男追一女”,总是热播剧的经典题材,《楚乔传》的追剧粉丝们一直在关心,楚乔到底最终是属于哪个“男神”的?然而戏外的小说《特工皇妃楚乔传》却陷入“抄袭门”,原著的真正作者到底又是谁?这已经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波动和高度关注,此前华策影视(300133.SZ)和慈文传媒(002343.SZ)早已经大幅波动。

  然而《楚乔传》的“抄袭门”事件,真正深度牵涉到的,其实是即将赴港上市,并且已经披露招股书的阅文集团,这家腾讯控股(00700.HK)旗下的公司。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阅文集团可能需要量化相关潜在诉讼的损失和赔偿,并且补充半年报后再正式赴港上市。

  另一方面,阅文集团雇佣的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下称“沙利文”),曾经为多家深陷财务丑闻的公司,提供IPO市场地位报告的咨询服务,到底沙利文这家咨询公司的相关市场地位描述有多可信,也存在较多的疑问,而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能否顺利赴港挂牌,也继续有待观察。

  赴港IPO前景几何?

  热播的影视剧《楚乔传》被指抄袭,有网友指出潇湘冬儿写的原著涉嫌抄袭作家江南、萧如瑟的作品,随后作家江南发声,称《楚乔传》人物宣传词也有抄袭,萧如瑟也随即贴出《斛珠夫人》与《楚乔传》原著相似对白以验证抄袭。

  “在网络文学领域,无论是从具体数据还是我们的经验来看,抄袭行为都只是零星少数。毕竟没有几个作者会拿自己的品牌和未来的发展开玩笑。当然,和包括传统文学在内的其他文化产品一样,试图不劳而获的少数人也的确存在。作为以原创为核心竞争力的阅文集团来说,我们态度是一贯的:坚决反对抄袭、侵权。如果纵容抄袭就是对原创作家、行业、企业的不负责任。”此前,阅文集团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应时表明了态度。

  著作权研究律师、北青报法律总监贾桂茹表示:“我国的著作权法等法律条文对抄袭等方面有明确的法律保护条例,对于内容侵权,一般如果标题和内容直接抄袭的话比较容易认定,而对于人物设计、情节表达、故事推演也存在高度雷同,法律上也支持侵权的认定。就同一主题思想,不同的作者完全可以通过不同的表达形式来体现,只要是作者本人独创性的智力成果,即会分别受到著作权法平等的保护,分别享有对各自作品的著作权。”

  到底相关“抄袭门”事件,会不会对阅文集团赴港上市进程造成较大影响?对此,博大资本行政总裁温天纳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交易所对相关侵权事件会要求上市公司作出解释,到底是否合理及符合法规。如果涉及法律纠纷,交易所会要求IPO申请人量化损失及赔偿,以及如何确保企业管治,不会再发生同样情况。

  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家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未确认侵犯著作权的影视作品,出品人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没有义务批露;如果收到法庭传票,或者因涉嫌抄袭被行政部门调查,作为重大事件应予以批露;如果确实是模仿、复制文学作品,阅文集团的赴港上市进程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其实阅文集团也很清楚自己可能涉嫌侵权,在风险提示中也已经有所表述,“我们及我们的作者受到及可能继续受第三方提出的知识产权侵权申诉或知识产权盗用申诉(该等申诉可能迫使我们产生重大法律开支)。”

  “沙利文”曾服务多家“变脸”公司

  腾讯通过全资附属公司(THL A13、Tencent Growthfund及Qinghai lake)间接控制阅文集团65.38%已发行股权。阅文集团2016年营业收入为25.68亿元,较2015年的16.06亿元增长59.1%,阅文集团2016年的净利润为3040万元,2015年为亏损3.54亿元。也就是说从2016年,才在腾讯“撑腰”之下,开始扭亏为盈。

  腾讯董事会认为,建议分拆阅文集团上市,将对腾讯及阅文有利:建议分拆实质上将网络文学业务与腾讯集团的其他业务分开,使投资者及融资者能独立评估保留集团及阅文集团各项业务的战略、风险及回报,并相应作出投资决定;建议分拆将提升阅文集团在读者、作家及其他业务伙伴(包括内容改编合作伙伴)中的形象,加强阅文集团招聘人才的能力。

  阅文集团在已经披露的招股书中称,“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按作家、读者及提供文学内容的规模及质量计,我们是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的先锋,运营领先的网络文学平台。截至2016年12月31日,我们有5300万位作家,840万部文学作品,2016年12月的活跃用户达1.753亿名。

  沙利文的报告还称,“于2016年在中国发行的网络文学改编的娱乐产品中,按票房计20大电影的13部,20大最高收视率电视连续剧的15部,20大最高收视率网剧的14部,20大最高下载网络游戏的15部及20大最高收视率动画的16部,乃基于我们平台的文学作品而开发。”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Frost&Sullivan”(沙利文)的咨询公司,曾经为多家事后被证明财务造假的港股公司提供市场数据地位的咨询服务,包括博士蛙(01698.HK)、诺奇(01353.HK)等,因为财务造假而停牌多年的公司,投资者血本无归;还有沙利文提供服务的雅仕维(01993.HK),其在户外广告行业的地位,跟其他咨询公司服务的公司大相径庭,雅仕维上市至今股价屡创新低。

  这次沙利文给阅文集团提供的相关行业地位数据,到底是否足够符合事实,这也引起了投资者很大疑问。对此温天纳认为,招股书当中披露的市场背景报告,都是建立于一系列假设之下,本身就只能作为参考。

  一位传媒行业分析师向第一财经记者称,目前国内比较重要的网络文学公司,包括阅文集团、阿里文学、中文在线、百度文学、掌阅等几家,阅文集团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行业地位和领先优势,这的确存在一定疑问,而且每个平台的统计口径不一样,其竞争对手也很难承认阅文集团的领先优势会有这么大。

  香港一位资深股票分析师也称,博士蛙和诺奇都涉嫌造假,作为行业咨询公司的沙利文肯定负有责任;拟上市公司都会支付给这些咨询公司可能几十万元的费用,来获得它们想要的报告,甚至数据就是拟上市公司自己提供,而这些报告往往只对拟上市公司有利,缺乏足够的客观。

  阅文集团招股书则显示,“该报告由我们以人民币60万元的费用委托编制,并在取得Frost&Sullivan的同意下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