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看上去,找非洲小朋友举牌拍视频广告,是一个新颖的共赢的创意,但是却至少有2宗罪。

 

  最近,淘宝上出现了一种名为“非洲小朋友举牌”的特殊“代购”商品。该商品是一段约20秒的短视频。视频里,一群热情活泼的非洲小孩,在远离中国8000公里之外,隔着6个小时的时差,举着牌子朝我们喊话。尽管距离遥远,但丝毫不影响这些视频在朋友圈、微信群里的疯狂刷屏。

  据媒体调查发现,这种以“非洲小朋友举牌”形式,制作产品广告并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视频拍摄者大多为在非华人,制作后,由淘宝卖家标价出售,多为每段200元左右。

  有淘宝卖家称,这些钱除去成本,剩下的都会用在小朋友身上,这其实可以算一个公益项目。事情真相显然并不如此。

  罪状一:拿公益当幌子

  看上去,找非洲小朋友举牌拍视频广告,是一个新颖的共赢的创意。对于非洲小朋友来说,参与此类活动,能获得一些报酬,虽说不多,却可以减轻家庭压力;对于在非华人、国内商家,则通过这样“别具一格”的视频或照片,形成广告效应,从中获取经济收益。

  但是,有卖家却刻意突出此种行为的“公益性”:

  更有卖家表示:“小朋友们在赞比亚,那里一块黑板就卖100多,现在订单多,粉笔的消耗量也大。我们每天都是开车过去拍,每次拍完都会给小朋友们买吃的,还会给报酬。有时候给少了,孩子的妈妈们会挨个过来找我们要。”

  有卖家则称:“此举牌都是自愿的,有纪念意义。”

  不过据北京青年报调查发现,一名在赞比亚工作的华人称,完成视频后,非洲小朋友获得的报酬很有限,大部分钱被拍摄者和商家拿走。

  与此相应的是,相关的店铺生意火爆,有的月销量超过3500笔。

  齐鲁网对此评论称:“非洲小朋友举牌”,视频大多以祝福语和广告等为主,虽然小朋友身处非洲,但同样是未成年人,让未成年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动的为别人念祝福和表白,这种行为背后还有什么未成年人的权益可言?从小用微薄的利益引诱非洲小朋友不知所云地念所谓的祝福和表白,而丝毫不顾及孩子们的感受和成长权益。更关键的是,让小朋友众目睽睽之下当做广告道具。这恐怕也是有违广告伦理和法律底线的,即便这些孩子来自于落后的非洲,也同样难逃此嫌疑。

  罪状二:涉嫌违反广告法

  不光是拿公益当噱头,“非洲小朋友举牌视频”更是涉嫌违反广告法。

  首先应明确的是,“非洲小朋友举牌视频”中,涉及广告推广的部分,属于2015年9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广告法》约束的范围。根据该法第2条,个人通过社交媒体发布的商品推广信息,也归“广告”范畴,同样需要遵守《广告法》规定。即便人在外国,只要商业广告活动发生在国境内,也应适用《广告法》。

  其次“举牌视频”在广告用词上亦涉嫌违法。《广告法》第9条规定,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不得含有淫秽、色情等内容,但在非洲小朋友“举牌”标语中,出现了“最高级”、“最佳”、“最强”、“非洲人都知道”等词汇,有的甚至涉及不雅词汇,或宣传疑似涉黄的直播间、微信号等,显然不合规定的。

  再者,此类广告有“虚假代言”之嫌。《广告法》规定,“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非洲小朋友为远隔重洋的异国商家代言,真实使用过相关商品和服务吗?从报道情况看,多数是临时“班底”,代言真实性也就成了问题。

  此外,非洲小朋友不一定是合法“主角”。《广告法》明确“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使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名义或者形象的,应当事先取得其监护人的书面同意”。非洲小朋友是否达到了“年龄门槛”,有关方面是否取得了监护人的书面同意,都还是未知数。

  对此,淘宝客服表示:“这类视频存在风险,随时可能被排查。”“我们不能排除视频里面是否存在违反新广告法的词汇,一旦证实,商家违反新广告法中的相关规定,错发类目,违反淘宝网的正常交易秩序等,将受到相应处罚。”

  延伸阅读: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

  去年10月31日,一段首发于某直播平台,名为“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的视频广为传播。  在视频中,十余名村民分为两排,前排蹲着小孩,后排站着成年男性,其穿着都较为简朴破旧,但每个小孩手中都拿着一叠厚厚的红色百元钞票;不过,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正逐个取回小孩手中的钞票,另一名穿着黑色背心、双臂文身的男子在一旁观看,在将钱全部收回后,两名男子走到一辆面包车前。

  据南都报道,视频中的黑衣男子是某直播平台上一位名叫“宿州杰哥”的主播,其直播内容显示,从9月起,“杰哥”前往四川省大凉山等贫困地区“做公益”,购买食物、衣服等物送到当地村民手中,有时直接发钱。

  “杰哥”在11月3日直播回应,承认自己“做公益有水分,发假钱”,并向粉丝道歉。“杰哥”还表示,“我做假公益我敢承认,但你们怎么不承认呢?”从10月31日起,“杰哥”就已多次直播另外多名“公益主播”的作假过程。

  对此,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李嘉辉有一层担忧,“(假公益直播)会导致在凉山的真公益项目很难开展。”李嘉辉担心当地村民会因此产生对公益的不信任感。

  作假主播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认为,当事人构成民事上的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