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孙继胜接受了采访时,他多次叹气,无奈的表示,“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

   号称“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今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了!股票发行价26.85元,募资5.8亿元。

      “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今日上市

  延续共享单车在资本市场的热闹景象,永安行今早开盘即一字涨停,涨幅43.99%,触发条件遭遇临停,股价报38.66元,市值37.11亿元。按共计持有的约35.72%股份计算,永安行创始人孙继胜今日身家超13亿人民币。

  根据招股书显示,永安行上市后将募集5.81亿元资金,其中约八成多的资金用于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运营资金。此外,4773.60万元用于永安行技术研发中心的建设,其余5000万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

  另外,昨日晚间,永安行发布公告披露了2017年半年度财务报表,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74亿元,同比增43.46%;净利润6135.51万元,同比增长20.99%。

  现金流量方面,2017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6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105.14%,主要源于经营业绩的增长及无桩共享单车等新兴业务的开展,使得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入显著增加。

  曾两度IPO受阻

  孙继胜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此前,永安行的IPO之路两度受挫,就在3个月前,他还曾半夜“给股东挨个打电话道歉”。

  1994年,常州市自动化仪表厂技术科副科长、26岁的孙继胜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他靠20万贷款创办了主要生产磁卡门锁、IC卡门锁的科新金卡。

  1997年,他又创办了第二家公司科新电子锁。但直到2015年,科新电子锁的净利润才169万元,总资产为3142万元。

  2010年,在有桩公共自行车对电子锁的需求中,孙继胜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市场的机会,创办了永安行,做政府投资的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这一年,他42岁。

  经过5年的发展,到2015年永安行累计已承接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石河子、准格尔、北京昌平区、日照、章丘、湘潭、佳木斯、邯郸等165个公共自行车系统项目,营收达到约6.2亿元,较上年增幅达62.81%,净利润9339万,较上年增幅28.17%。

  2015年6月18日,永安行首次向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却因当年股灾IPO暂停而没能如愿。

  2017年3月23日,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4月初,永安行IPO获证监会审核通过,业界称之为“共享单车第一股”。但在随后的4月17日和4月18日,“千人计划”海外特聘专家顾泰来以永安行侵犯其持有的“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为由,分别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4月28日,顾泰来向中纪委举报证监会,要求暂停永安行上市;5月5日,永安行暂缓上市路演。

  7月底,永安行在专利诉讼中胜诉,并认为涉诉业务占发行人整体业务比重极低,上述专利诉讼事项对本次发行上市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和障碍。并于当日,永安行宣布重新启动公开发行股票。

  “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

  现在孙继胜和永安行都不愿意提共享单车和共享单车第一股了。

  在因共享单车业务涉及侵权导致暂缓发行后,孙继胜接受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两个多小时的采访里,他多次叹气,无奈的表示,“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

  孙继胜对经济观察报称:“永安是从2010年投放公共自行车,早于顾泰来2012年的提交专利时间。顾泰来的专利在国外专利库存在,严格意义是无效的。永安的技术路线和方法与顾泰来完全不同。”

永安行创始人孙继胜

  为打消市场疑虑,永安行在招股意向书中还提出“兜底”条款。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继胜承诺,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因其产品侵害顾某拥有的发明专利,导致任何费用支出、经济赔偿等损失,孙继胜无条件全额承担赔偿责任,或在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必须先行支付该等费用的情况下,及时向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给予全额补偿,以保证不因上述费用致使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和公司未来上市后的公众股东遭受任何损失。

  孙继胜称,和顾泰来没有任何往来,也不是竞争对手,不存在过节。顾泰来也持同一说辞。

  永安行一直备受关注,媒体已经认定永安行为“共享单车第一股”,关于专利诉讼的报道铺天盖地。

  “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孙继胜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这是在永安行还没有暂缓发行的时候。孙继胜认为永安行是一家“未来新经济企业的雏形,结合了“智能制造+物联网+智慧服务”,将乘着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列车前进。”

  卸下共享单车“包袱”也许会好些

  在永安行给出的财务报表中,2016年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收入仅占永安行营收的0.05%。而销售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提供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用户付费的共享单车、骑旅业务,也就是说永安行主要盈利依然来自有桩。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共享单车盛行的今天,有桩单车越来越不适应一二线城市用户的使用情况以及城市现状,而三四线城市市场虽一时间相对稳定,但也会因摩拜、ofo的逐渐下沉而变得岌岌可危。所以永安行的转型必不可免。

  永安行母公司的利润虽然逐年增长,但是增幅却逐年变小。接下来将会有两个困难摆在她的眼前。第一是负债问题,在招股书显示,永安行短期内应付款等流通债达到了6.55亿,流动负债率高达85.7%,流动负债占比流动资产为64.89%。除了要应付账款等流动负债,还增加了专利诉讼费用负债,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第二是资金链的问题,此前永安行停止IPO最为直接的后果就是资金链受到影响,其原本计划募集的5.98亿资金现在或许要无限期推迟。而这也就以文化则永安行在近一段时间里必然不可能在共享单车领域有大的动作。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共享单车领域中,一旦落后想要在追上将会无比困难。

  或许,永安行只有丢下共享单车的负重,专注于销售与运营,前方的路才会走得更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