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8日和29日两个交易日内,科大讯飞80亿市值迅速蒸发,这场毫无征兆的、股价和舆论的双重“地震”,将科大讯飞推向风口浪尖。

   上周,以高估值傲视资本市场的“人工智能第一股”遇到了麻烦。

  8月28日,科大讯飞股价突现闪崩跳水,28日和29日两个交易日内,科大讯飞80亿市值迅速蒸发。几乎与此同时,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公开撰文评论科大讯飞“风险巨大”。这场毫无征兆的、股价和舆论的双重“地震”,将科大讯飞推向风口浪尖。

  受益于AI概念,自今年5月份以来,合肥上市公司科大讯飞一路狂飙突进,市值逼近千亿,成为资本市场人工智能领域最为耀眼的明星股。

  科大讯飞自诩为“中国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近年来,通过大举投资并购快速扩张,业务触角甚至延伸到了造纸、旅行社等领域,这些新业务的财务表现良莠不齐,多家公司经营状况不容乐观;与此同时,公司主营业务造血乏力,在此情况下,科大讯飞在资本市场频频募资补血。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科大讯飞部分募集资金到手后,其去向与最初设定并不一致。

  股价闪崩 科大讯飞“价值”受质疑

  “月有阴晴圆缺,股市也有涨有跌。”9月1日上午,科大讯飞董秘办某人士在电话里对新京报记者如此表述。对于近期的股价大跌,该人士表示“觉得正常”。

  “我们密切关注,但本身上市公司是不能干预二级市场的。”该人士说。

  使科大讯飞站上风口浪尖的不单单是近日二级市场的动荡,最大的舆论危机源于一篇分析文章。8月29日,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公开撰文称,科大讯飞是今年表现最抢眼的高科技概念公司之一,然而“在其光鲜的增长背后,隐含巨大的风险”。

  在上周的股价跳水发生之前,受益于AI概念的持续火爆,科大讯飞成为今年A股当之无愧的明星股,8月份以来,有20多家券商发布对科大讯飞的研报,其中大多数给出了“增持、买入”等积极结论。

  通过对多个财务指标进行分析,8月29日,薛云奎在文章中认为,科大讯飞“在经营层面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的公司;在管理层面是一家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是一家擅长募资但却不擅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是一家大手笔花钱但股东回报率低下的公司”。

  文章发布后,迅速在市场上“点燃”了一部分共识。支持薛云奎观点的人认为,科大讯飞当前估值与其实际价值不相匹配,未来或爆发类似于乐视的危机。

  对于薛云奎的质疑,科大讯飞没有选择沉默,而是第一时间进行了“回怼”,并以亚马逊、特斯拉、京东作为“论据”。8月30日,科大讯飞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称:“按照作者(指薛云奎)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以亚马逊为例,其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

  “科大讯飞与亚马逊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企业,二者差异巨大。”薛云奎再次反击道,从专业财报分析看来,科大讯飞将自己与其他三家公司放在一起对比“匪夷所思”。除此之外,“过去10年,亚马逊有8年盈利,不知为何科大讯飞却要说它亏损近20年?”

  截至目前,这场隔空的论辩暂时告一段落,而市场对于科大讯飞的两极化认知仍在持续。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薛云奎以财务会计角度评价公司估值时,前述科大讯飞人士称,收入、用户增长“是当前衡量价值的更好方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观点,这是他(薛云奎)自己的看法。”

  薛云奎和科大讯飞的这场论战,让很多市场人士感到似曾相识。2015年,乐视风头正盛时,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公开质疑乐视烧钱模式难以继续,刘姝威与乐视之间当时也由此爆发了一番唇枪舌战。

  如今,科大讯飞被人拿来比照2015年风头正盛时期的乐视。9月1日上午,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我们不和其他公司比较。”

  跨界并购造纸厂、旅行社 去年新设13家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2008年上市,是一家专业从事智能语音及语言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研究,软件及芯片产品开发,语音信息服务及电子政务系统集成的国家级骨干软件企业。公司自诩为“中国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

  9月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合肥高新区的科大讯飞公司总部。公司占地面积广阔,且目前仍在动工修建多座高楼。公司大门前人来人往,多位高管正在忙着接待一批政府人士。

  一位员工向记者介绍,公司目前是合肥市高新区重点企业,政府每年都会给予资金、政策上的很多支持。

  从公开信息来看,获得诸多支持的科大讯飞,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了投资并购上。2013年,科大讯飞出资4.8亿收购启明科技100%股权;2014年,再次出资2.16亿收购上海瑞元100%股权;2015年,科大讯飞出资1500万收购启明玩具60%股权,同时出资3720万元收购安徽信投18.6%的股权。

  天眼查收录的科大讯飞工商资料显示,科大讯飞合计投资了超50家企业,包括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安徽讯飞爱途旅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黄山爱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安徽讯飞优选机器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中国宣纸被称为规模最大的宣纸生产企业,科大讯飞在中国宣纸投资8469万元,以10%持股任第二大股东。讯飞爱途是黄山市官方指定旅游电子商务平台,由科大讯飞与黄山旅游合资成立,科大讯飞旗下子公司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讯飞爱途中持股比例70%。

  2016年,科大讯飞投资活动加快。据2016年报,公司当年新设了包括安徽听见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13家新公司。2016年,科大讯飞还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溢价9倍,斥资4.95亿元收购乐知行100%股权。此外,公司当年还出资1.01亿元收购讯飞皆成23.2%股权。

  两家子公司在其登记住所查无踪迹

  通过五花八门的投资并购,科大讯飞缔造了一幅以人工智能为核心,业务布局极为广泛的资本蓝图。在公司庞大的旗下资产中,数据公开可查的多家公司经营状况并不理想,部分企业甚至在登记住所“查无踪迹”。

  以2016年溢价九倍并购的乐知行为例,据2016年11月公布的重组报告书显示,2014年、2015年乐知行净利率为3.54%、9.87%,远低于立思辰同等同行业上市公司净利率平均值16.14%、22.82%。

  根据收购时的业绩补偿协议,乐知行2016年度承诺净利润不低于4200万元。科大讯飞2016年报显示,乐知行实现利润4318.94万元。

  科大讯飞投资的旅游企业业绩不佳。记者查阅2016年报,发现科大讯飞未披露讯飞爱途业绩。记者根据该公司合资方——黄山旅游各期财报看到,2016年权益法下确认的对讯飞爱途的投资损益为-55万元,2017年上半年为-14万元。

  此外,根据记者的实地走访,科大讯飞在合肥当地投资的两家子公司在其登记住所“查无踪迹”。

  工商资料显示,科大讯飞曾认缴出资1650万元,成立安徽讯飞优选机器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讯飞优选),持股比例55%。讯飞优选另一股东为优必选教育(深圳)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讯飞优选住所为合肥市高新区创新大道2800号创新产业园二期H2楼501室。9月2日,记者来到该地址,发现H2楼为合肥高新股份有限公司。物业人员告诉记者,该楼内全部都是合肥高新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并无所谓的讯飞优选公司。

  根据工商资料,科大讯飞投资的子公司安徽听见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同样位于上述创新产业园二期H2楼,记者在该地址同样没有找到这家公司。

  对于讯飞优选和安徽听见是否只是空壳公司,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9月1日回应记者称,需要“去投资部了解一下”。截至目前记者尚未得到关于该问题的反馈。

  除此之外,科大讯飞还对一家子公司(即武汉启明)失去了控制权,目前原因不明。

  根据科大讯飞2017年中报,经过武汉启明股东会决议,广东启明委派董事减少,不再占多数,对武汉启明不再能够实施控制,武汉启明因此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工商资料显示,广东启明为科大讯飞子公司,广东启明持有武汉启明45%的股权,另外两位股东为胡朝晖和武汉英杰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记者查阅到一份科大讯飞2017年3月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武汉启明总资产621.49万元,净资产400.77万元,2016年营收549.41万元,亏损147.36万元。

  不过,截至9月2日的工商资料显示,武汉启明并未发生董事等人员的工商信息变更;武汉启明官网上,其自称为“科大讯飞旗下子公司”的表述也依然存在。

  对此问题,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表示,“无论是控制还是不控制,都是企业正常的经营决策。”

  一年内员工数量翻倍,盈利下滑

  伴随着持续并购,科大讯飞规模实现快速膨胀。

  2008年科大讯飞上市时,其营收仅为2.58亿元,2016年营收达到33.21亿元;2008年底,公司资产总额仅为5.97亿元,截至2016年底,资产总额达到104亿元。

  更直观反映科大讯飞“膨胀”速度的,是其员工规模的飞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在职员工总数为2982人,2016年在职员工数量合计5940人。这意味着,一年内公司员工数量翻了一倍。

  员工规模扩张伴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以高管为例,据2016年报披露,公司董监高薪酬合计1685.2万元。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却在下滑。据2017年中报,公司实现净利润10728.36万元,同比大跌58.11%。

  业绩疲弱的局面并非朝夕之事。从净利润增速来看,2013-2016年分别为52.95%、36%、12.09%和13.90%,整体大幅走低。从扣非净利润来看,2016年扣非后净利润2.55亿元,不仅低于2015年的3.16亿元,也低于2014年的2.89亿元。

  基于业绩表现,薛云奎认为科大讯飞“表面光鲜,含金量低”。对此,科大讯飞8月30日回应称,公司2015年3月16日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上,“明确了在加大研发和市场投入的同时,不以当前税后利润增长为第一目标。”

  “这(不以利润增长为第一目标)不单是董事会,也是股东会一致认可的,在股东大会上也是高票通过。”9月1日,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告诉记者,“我们的股东中移动、中科大也是支持的。”

  对于规模上的快速增长为何没能在利润上得以反映,科大讯飞在2017年中报的解释是“费用增幅较大”,公司称,为加大市场推广能力,建立覆盖全国的营销渠道和服务网络,对应产生的销售费用发生4.14亿,同比增长66%。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未透露销售费用的具体去向。

  一位北京互联网人士分析认为,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技术积累目前在国内有较高地位,但它长期缺乏C端市场(即消费级市场),在入口上没有优势,技术变现较难。“所以科大讯飞这几年有意把方向往C端市场做,不断砸钱办各种活动、会议、营销,增加曝光。”

  现金流为负数 5年募资近50亿“补血”

  规模快速扩张、净利润遭遇“腰斩”,显示出科大讯飞的造血能力不容乐观。据2017年中报,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降低60.09%。

  事实上,伴随着净利润增速下滑,科大讯飞现金流的萎缩早已开始。

  财报显示,2015年科大讯飞经营净现金流为5.16亿元,2016年萎缩至2.99亿元。今年一季度末为-4.84亿元,二季度末为-7.31亿亿元。

  与现金流萎缩相对应,公司应收账款近年来大幅增长。2012-2016年为4.07亿元、6.75亿元、11.9亿元、14.3亿元、18亿元。根据2016年报,本期计提坏账准备金额5441万元。

  记者注意到,科大讯飞的部分应收账款来自于关联方。

  据2016年报应收项目一栏,涉及中国移动(微博)通信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9亿元,坏账准备849.8万元。涉及合肥淘云科技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33万元,其中坏账准备4.66万元。

  在主营业务造血能力不强的背景下,科大讯飞得以继续推进扩张,要得益于其资本运作。东方财富网信息显示,科大讯飞分别于2011、2013、2015、2016、2017这五年定增4.2亿元、17亿元、21亿元、3.5亿元、2.8亿元,合计募资净额约48.5亿元,募资总额近50亿元,远超同期盈利总额和分红总额。

  记者查阅到了在2016年7月的一份公告,将科大讯飞账面现金的主要构成公之于众。

  2016年7月,科大讯飞回复证监会时表示,截至2016年3月31日货币资金余额为24.22亿元,其中17.87亿元为已明确用途的前次募集资金账户余额,1.01亿元为使用受限的银行承兑汇票、保函保证金等。除去上述资金外,剩余自有资金为5.34亿元。

  科大讯飞称,“除去上述已明确用途资金外,加上未来资金使用计划及营运资金需求,公司营运资金较为紧张”。

  资金募集到手之后,科大讯飞并未按原计划投入使用。

  根据2017年中报透露,由于市场发展及公司经营政策的变动,公司对“智慧课堂及在线教学云平台”募集资金项目进行延期,预计在2019年6月完成项目建设。

  上述项目来源于2015年的定增,其募集资金承诺投资总额17.95亿元,建设内容包括22000平米基础设施建设等,预计在开始建设第2年投产并销售,预计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为2017年8月20日,即应当是2017年中报发布的前几天。

  9月1日,记者在科大讯飞看到,公司目前仍在动工修建多座高楼。至于上述两万多平米的场地是否位于这里,科大讯飞方面未有回复。但董秘办人士告诉记者,该项目“在正常进行中”。

  在原有募投项目延期的同时,科大讯飞给资金找到了新的去处。

  根据2017年中报,公司变更“智慧课堂及在线教学云平台项目”部分募集资金4062.39万元,用于继续收购讯飞皆成5%股权。

  对于该笔资金是否涉嫌挪作他用,科大讯飞董秘办人士回应称,“讯飞皆成做的事本身也是募投项目要做的事,我们收购来会有利于更快地推动这个市场。”

  募集资金的另一用途是理财。

  在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最为火热的2016年,科大讯飞也“不甘寂寞”。今年初,科大讯飞公告称,公司拟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金额不超过人民币12亿元,购买产品的期限不超过12个月。

  9月2日,新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科大讯飞品牌管理部总经理吴骏华,未获回复。记者向科大讯飞联系邮箱所发的采访提纲亦未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