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近日子颇为不平静,很多事情都成为了全民焦点级别的事件。包括前几天发生的,一位名为苏享茂的程序员跳楼自杀的事件。

         最近日子颇为不平静,很多事情都成为了全民焦点级别的事件。

包括前几天发生的,一位名为苏享茂的程序员跳楼自杀的事件。

网上各种各样的声讨,各种各样的教人珍爱生命,但似乎,我们唯独忘了关注下苏享茂本身。

今天在悟空问答上,苏享茂的一位亲人和一位好朋友的回答:

WePhone开发者被传自杀,留遗书称被前妻勒索1000万,你怎么看?

答主:@苏享龙

昨夜依旧未眠!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弟如此单纯,脆弱,一步步遁入陷阱,走上不归之路。现在才明白,原来他就是所谓的“雨人”。也就是极度擅长于某方面,但却拙于表达自己,拙于人际关系。这种人典型的如乔布斯,陈景润,都在自己的领域中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可是面对人际关系,却无能为力。古龙武侠中的阿飞,西门吹雪都是如此。这些剑客,潜心于剑法,心无旁骛。最终练成了绝世的剑术,简单,极致,快。如同我弟弟的WEPHONE。界面极其简洁,锐利,冷峻,一个人开发就让它有了几千万海外用户,成就很高,像极了阿飞的剑术。可是,飞剑客的剑法再好,终究不抵林仙儿的“柔情”。我弟弟就是剑客阿飞,遇到了林仙儿。可怜他终究没有机会变成战狼。可怜我弟,相貌平平,竟然相信比他高半头的年轻美女,对他一见钟情!!!两千年前,庄子就说:“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我深以为然。下面贴出来我弟弟的部分回忆,感觉就像在读《多情剑客无情剑》,只是飞剑客换成了我弟弟,原来古龙早就洞悉一切。。。。只是红尘中,我们不自知,还以为只是传说。刚才,世纪佳缘网站发出了个不痛不痒的声明,言辞极其冷静,令人在这个酷热的午后,打起冷战。请问世纪佳缘,我弟弟付钱给你们,为何所提供女方信息竟然是婚……

可怜,可叹,佳缘終成孽缘……

现在我们身心疲惫,无力指责,就想问一下世纪佳缘,当你手握信息的时候,怎能利用别人的信任,把别人的兄弟,姐妹导向不归之路。对你,也许只是一单生意,于人,却是整个人生。而且,也许某一天别的网站也会有样学样,把你的兄弟,姐妹导向不归之路。我们活于同一片海,水若脏了,无人能够独活……

生命本就艰险,愿我们能够彼此扶持,不再互相伤害。

WePhone开发者被传自杀,留遗书称被前妻勒索1000万,你怎么看?

答主:@shenglangoooo

相信大家这几天,被那位逝去的开发者,给刷屏了。作为事件主人公的同学,我深感痛心和遗憾。在此我不评论谁是谁非,只回忆一些我们相处的片段。

18年前的1999年秋天,我们一起,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报到入学,风华正茂。第一次见面是在教室里,我坐在那里,他跑过来,向我问东西,大概问了足足有20分钟,我耐着性子听完,就说了一句,你是福建的吧?你说的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懂,这就是我们的初次相识。历历在目,恍如昨日,一晃便是十八年。

四年后的毕业,我们分开,各奔东西,我去工作,他去读研,一晃又是几年。再次印象深刻的相聚,是在美国。2009年的秋天。我知道他在纽约,恰好我也飞到纽约,便去找他。当时纽约,红叶正盛,唯美如火。我换乘了好几种交通工具,到了纽约的长岛,找到他所居住的位置。推开门,发现他住在一栋别墅的佣人房里,连一个窗户都没有。我问他,你怎么住在佣人房里,他笑笑,却觉得挺好,只是孤独,每天连火都不生,就买一些简单的外卖,然后每天就坐在那里,配合公司开发程序。他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购物,不旅游,只是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那时的他单纯的如同平静的湖水,不起微澜。

再次聚会,就在北京,和他一起聊起了他自己开发的wephone,他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告诉我他的开发的非常成功,他一个人开发,做到了有3000万的用户,在苹果商店里排名同类第一,而且用户基本都是外国人,甚至超过了一做海外业务著名的猎豹移动的同类产品。我开始还不信,等到我打开才发现,真的非常好用,此时我才惊讶于他在开发方面的才华。他是一个生活极其简单的人,和他所开发的app一样,简洁,明了,不假修饰。正是他的简洁,单纯,专注和才华,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

北京越长越大,我们越离越远。当我们盘算着下一场同学会的时候,便传来了他离去的消息。于是,我们之中,少了一个,便再也凑不齐了。

我知道还有很多程序员漂在这个巨型的城市,透支青春,过着类似的质量很低的生活,唯愿你们在孤独的城市照顾好自己,不让故乡的亲人担心。